百集电视文化系列片《金陵文脉》——乌衣巷

本站编辑:fmz发布于:2021-02-22 09:34:50 频道:金陵文脉

修复历史 雕刻时光

 ——百集电视文化系列片《金陵文脉》编导手记  /  苏南

  按:百集电视文化系列片《金陵文脉》由中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广播电视集团联合摄制,首次对南京历史文化遗存进行了大规模地、系列化地集中展陈,该片每集5分钟,短小精悍、独立成篇又相互关联,堪称南京的“城市文化名片”。网上流传的有两个版本,一是前期片中有主持人串联的,共30集;再就是百集的完全版,2005年春节首播,一经播出,非同凡响,影响深远。关于《金陵文脉》观众见之很多而了解甚少,这里编发的《修复历史  雕刻时光》一文是节目开播前由编导苏南先生撰写的,对《金陵文脉》的创作思想进行了阐述,读后对节目的了解或有帮助。——编者

  百集电视文化系列片《金陵文脉》目前正在后期制作中,年内可望完成。迄今为止还没有一部影像作品能够如此规模、如此翔实、如此细腻地从一个方面反映古城南京的原始容貌及现代风采。可以说,它是一项费时、费工且费心思的电视工程。深厚的历史积淀加悠久的文化传承,就是《金陵文脉》所要把握的。

  《金陵文脉》有以下几个特点:

  ——时间单元的有序链接。

  为了将关注古城南京的视野拉得更远,《金陵文脉》选题从秦淮河畔有人类活动的踪迹,如汤山古猿人洞、湖熟古文化遗址始,到春秋、三国东吴、东晋、南朝、五代、明、清、太平天国、中华民国至今,前后时间跨度长达数十万年之久,涉及到南京城市沿革的各个重要历史时期。可以说,《金陵文脉》是一部浓缩的地方编年史,不论六朝古都,抑或十朝都会,无不闪烁着迷人的光辉,让人抚今思昔,深感沧海桑田也只瞬间。《金陵文脉》是揭开了的尘封已久的画卷,可浏览,可品味,在如今这样的读图时代,《金陵文脉》用镜头修复历史,用记忆雕刻时光。《金陵文脉》又是形象的系列篇章,前后顾盼,有机衔接,有现实、有资料、有注解。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诠释过去,也是为了预言将来。

  ——政治舞台的风起云涌。

  政治是一柄双刃剑,既顺应潮流,又改变潮流。其间的波澜壮阔、风云际会,让人惊心动魄。《金陵文脉》所反映的政治事件虽然发生在南京,却对中国历史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石头城作为孙权谋求霸主,

  “三分天下有其一”的佐证,拉开了六朝古都的序幕。明城墙是“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这一谋略的具体实施,即便临山带江,规模宏大,依然保不住明太祖开创的帝王基业。而总统府高墙内的一组建筑则见证了太平天国的连天烽火,辛亥革命的建国方略与中华民国的风雨飘摇。加之紧邻的梅园新村,看龙争虎斗,江山更迭,演绎了一部纷繁复杂的中国近代史。“政治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一句话,道破“天机”。

  ——人物风采的具体描摹。

  历史由人而写,人由历史催生。当然,这里所说的是指那些有着独特魅力的人,他们在各个历史时期和各种社会层面上的领袖地位和重要作用非常人能及。《金陵文脉》对于人的描摹简洁明了却不乏情思,因为在南京这座城市中时时可以追溯到他们的影踪。有在中国历史上创立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的孙中山,有国民革命时期逐鹿中原的蒋介石、周恩来、宋美龄,有为信仰捐躯的邓演达、廖仲恺,有为民族尊严牺牲的菊花台九烈士。外交人士马歇尔被周恩来认为是一个

  “直率、朴素、冷静”的人,司徒雷登则因毛泽东的一声“别了”而家喻户晓。文化名流有鲁迅、陶行知、杨仁山、傅抱石。历代帝王有孙仲谋、李后主、朱元璋、洪秀全。透过他们身影的折射,我们看到的是历史上气势磅礴的活剧,是文化中耐人寻味的篇章。文脉即人脉,其间所彰显的英雄豪气与人文精神让人叹服。

  ——不同文化的碰撞交融。

  文化的源流简单地说来可分为两支,一为本土的,一为外部的。文化总是在合二而一、兼收并蓄中发展着。《金陵文脉》由此出发,考虑到不同文化的相互渗透与兼容。有反映儒家文化的夫子庙,有反映科举制度的江南贡院,有反映民间造形艺术的六朝石刻,有反映雕版印刷工艺的十竹斋。在宗教方面,不仅有佛教的栖霞寺、惠济寺、鸡鸣寺,还有伊斯兰教的净觉寺、天主教的石鼓路教堂和基督教的圣保罗教堂。江南水师学堂是洋务运动的产物,渤泥国王墓长眠着的是来访的海外君主,双女坟印证了远在唐代中韩文化交流的一段佳话,静海寺、郑和墓叙述了郑和七下西洋的时代壮举。在南京这座城市里,不同文化层面,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生活习俗的人们紧密相连。正是由于它广博的包容性,才形成了共存共荣的文化圈。

  ——历史事件的客观表述。

  如果说百集《金陵文脉》是一条历史的珠链,那么,其中的每个单篇就是可以触摸的环节,是横截面。客观、写实是《金陵文脉》的创作基调,中正、平和是《金陵文脉》的制片风格。对于历史上发生的重大事件,我们如实叙述,不加褒贬,由人评说。尤其是大量的反映民国时期以及国共两党之争的题材,你看不到浓浓地炮火硝烟和激烈的言辞,《金陵文脉》让你看到的只是历史事件的原始过程和客观结果。如说到总统府、国民党中央党部等,我们只说历史沿革、政治事件及其建筑艺术风格,其中滋味让人自己体味。再者,在文化方面,国立中央研究院、南京博物院、紫金山天文台,甚至大华大戏院等,在当时直到现在都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金陵文脉》所做的只是对其在历史上的作用和文化上的传承予以认定。因为,在历史的珠链中缺少环节是不可想象的。

  沧海当有遗珠,深山未尽良材。《金陵文脉》虽有百集,却囿于篇幅难以面面俱到,加之岁月的侵蚀,使得一些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存不再。如:编纂《永乐大典》的明文渊阁,遗址上仅竖一块石碑;成就了《红楼梦》的江宁织造府,遗址尚在发掘争论之中;撰写《随园诗话》的随园,在南京的版图上只是一个地名;出版《本草纲目》的刻坊,虽知在三山街而不得其详。诸如此类,都给摄制带来了种种难题。不得已而回避,是编导、也是《金陵文脉》的憾事,如有可能且留待将来再说吧。

  2004年11月27日于秦淮河畔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专题更多专题
关于我们

关注长三角城市网微信帐号

每天都有新发现

Copyright © 2015 - 2017 长三角城市网 All Rights Reserved.